移动版

主页 > 拉菲2线 >

新能源汽车:资本热捧的烫手山芋

尽管受到资本热捧,但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像个烫手的山芋,不是一般人能拿得下。5月初,北京产权交易所出现了“出售中航爱维客汽车有限公司50%股权”的项目公告,这家以“开发、生产、销售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等为主要业务”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制造公司,在大部分企业正享受市场初起的红利时,突然转让高达50%的股权,显得分外扎眼。

xnyri_副本.jpg

是什么原因导致这家公司出售股权,而不是趁机追逐市场?转让方中航西飞实际上共持股爱维客50%的股权,但后者的经营情况一直不乐观。爱维客2015年营收为2738.19万元、净利润为-1799.3万元。截至2017年3月31日,收入为166.13万元,净利润为-1190.73万元。另外,中航爱维客没有生产资质,依托于中航西飞100%控股下的西安西沃客车有限公司。

西沃客车在2016年净利为-1293.81万元。截至2017年3月31日,营收为679.11万元,净利为-513.77万元。为了甩掉包袱,中航西飞将两家企业打包出售。但截至目前,该股权转让进行得并不太顺利。“这个项目还没有买家,因为还在预批录阶段,还没正式批录。”该项目的一位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。而另一位人士向记者透露,该项目乏人问津主要是因为亏损情况严重,两家公司去年亏损额接近三千万元,预计还要进一步扩大。

与中航西飞一样,在新能源汽车行业中没有享受到红利的企业大有人在,并不像刚开始那样对新能源汽车憧憬满满。如果仔细观察,可以发现,从去年开始,一些企业陆续从新能源汽车行业中撤出或者是缩小投入——尽管此前他们还对这个行业充满了期待,言语之中也充满了豪情壮志。

“政策变化使得补贴迟迟不下发,影响了不少小企业的生存,他们和资本都会提前离场。而另一方面,造车难度以及参与者众多都是没有预料到的,行业过剩趋势很明显,未来结构性矛盾会很突出。”一位新能源汽车行业观察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。

从燥热进场到黯然退场

在最近两年中,见诸于公开场合的战略收缩新能源汽车投资并不少见。今年5月24日智慧能源公告,将所持有的帝特律电动汽车有限公司40%的股份无偿转让给公司控股股东远东控股集团。智慧能源在公告中表示,此次股份转让是由于公司定增融资周期比预计长,新能源汽车牌照申请时间也较长。新能源汽车业务的不成熟将对上市公司产生业绩拖累,因而将其剥离。

在造车路上,进行战略收缩的名单中还有很多熟悉的身影。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今年4月宣布放弃对瞄准新能源汽车的零跑科技同比例增资权,而在增资完成后,大华股份持有零跑科技股权比例由33.00%降至22.50%。将所持有的零跑汽车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零跑汽车”)的全部股权转让给零跑科技,而交易价格仅仅是以公司实缴出资情况为基础。

同时,大华股份还宣布放弃对关联人、关联企业转让所持零跑汽车股权的优先受让权。大华股份在2017年3月宣布跨界造车。零跑汽车由安防大佬“大华股份”投资成立,注册资本是1亿元,大华股份创始人朱江明为企业法人、董事长。据悉,零跑汽车制造基地位于金华市新能源汽车小镇,一期规划产能为5万辆/年。

这两家是跨界造车的典型代表企业。智慧能源的业务包括物联网应用的研发、制造与销售,还有智慧能源和智慧城市项目规划设计等,而大华股份是全球排名第二的监控产品供应商和解决方案服务商。另一家更广为人知的跨界造车者——乐视,因为造车所需要的庞大资金陷入发展危机,乐视汽车美国项目已经宣布战略性缩水。今年5月,乐视在其美国的汽车项目中进行了大量裁员。为了弥补造车的资金缺口,日前有消息称乐视计划将易到出售。

实际上从去年开始,一些企业就在陆续地从当初的投资热潮中回过神来。2016年7月12日,中车长客作价5370.62万元,转让其旗下吉林省高新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全部股权,正式挥别新能源汽车市场。而澳柯玛在2015年出售旗下的澳柯玛电动车有限公司45%股权,该部分股权作价仅123.99万元,也算是仓皇出逃。在此前风风火火的互联网造车中,也有腾讯、富士康、和谐汽车(03836)联合投资的“和谐富腾”,目前,腾讯已经退出,而富士康高层也确认了将不再投资造车项目。

另外,可以作为风向标事件的是,2016年9月底长和主席李嘉诚大幅减持香港五龙电动车(集团)有限公司(简称“五龙电动车”,港股代码00729)。2010年,李嘉诚开始买入香港五龙电动车的股份,并在以后的几年里多次增持。2015年,李嘉诚甚至公开表示,中国新能源汽车是他持续看好的市场之一。但在2016年,李嘉诚突然开始减持,去年9月其持股比例已经低于需要披露的5%,后续股份变动不明。

套现小高峰已在拐角处?